农村热盼第二次“汽车下乡”



商悦传媒   2019-04-06 10:07

导读: 2018年是中国车市的寒冬,这一年,中国汽车销量经历了近26年来首次负增长,多数上市车企业绩预减,各地经销...

  2018年是中国车市的寒冬,这一年,中国汽车销量经历了近26年来首次负增长,多数上市车企业绩预减,各地经销商更是苦不堪言。

  在汽车行业整体进入寒冬的情况下,农村市场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就在春节前几天,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财政部等十部委已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要“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有条件的地方,可对农村居民报废三轮汽车,购买3.5吨及以下货车或者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给予适当补贴,带动农村汽车消费”。

  此举有重启“汽车下乡”政策的意味。10年前,第一次“汽车下乡”效果非常显著,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1月至11月,全国办理汽车以旧换新补贴车辆近34.7万辆,发放补贴资金49.7亿元,拉动新车消费超300亿元。

  时过境迁,10年后再次重启“汽车下乡”政策效果又会如何呢?《国际金融报》记者带着疑问在各自的家乡寻找起答案。

  虽然2018年车市表现平淡,但位于中国中部的一个小农村仍上演着汽车狂欢:外出的游子开着汽车回家过年,在家乡的年轻人也新购置了汽车,把这座本来就没设置停车位的农村堵得水泄不通。

  记者的家乡正是在这里,湖南省娄底市七星街镇檀山村,这里并不知名,只是诸多中部农村之一,村子正对着K27县道,使这座被大山包围的小村庄并没有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也为汽车的方便进入创造了条件。

  记者的一位堂叔,仅比记者大几岁,在春节前不久新买了一辆海马S5 Young,他向记者表示,他买车主要是考虑到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去年从苏州回家之后,便在娄底市区内找了一份新工作,需要一个代步工具通勤,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已到适婚年龄,在农村,有房有车似乎已经成为了结婚的硬性条件。

  鉴于农村公共交通并不发达,再加上许多农村婚俗习惯,农村对汽车的需求其实很大;同时,农村一直是一块有潜力但并未得到完全开发的汽车市场。

  娄底当地的有车一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虽然并没有听过“汽车下乡”重启的事,但如果政策重启会考虑换车。他们现在拥有的车大多为皮卡、MPV,想换成轿车或SUV改善生活质量。在他们的换车意愿中,燃油车还是排在首位,因为价格仍然是他们买车的首要考量因素。

  但对于现在尚未有车的消费者来说,由于经济或者其他原因,现在并没有购车意愿,也并不会因为补贴而改变心意。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农村购车的意愿和需求依旧非常强烈,可以预见,“汽车下乡”政策重启将会带动农村新一批汽车消费升级。

  每年记者春节回家都能发现家乡的路况发生明显的好转,消费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这也为“汽车下乡”政策打下了牢靠的物质基础。

  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也在农村同时发生——“空心化”。多位汽车分析师或业内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农村“空心化”现象将极大地削弱“汽车下乡”的政策效果。所谓农村“空心化”是指劳动力净流出农村,农村渐渐剩下的都是毫无劳动能力的老人、小孩,很显然,这部分人群并非汽车消费的群体。

  在鼓励农村进行汽车消费时,农村的汽车消费基础设施尚不完善。农村道路太窄,同时也没有停车位规划,很多都直接停在马路边上,这样导致本就狭窄的马路更加拥挤,再加上没有交通管制,逢年过节时,街上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张家港坐落于中国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人均GDP 21.6万元(2018年),2018年全国百强县排名第三。

  从各项数据上来说,张家港经济发展水平已经位于全国前列,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不亚于发达国家。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也发现,张家港核心城区中奥迪、奔驰、宝马等豪华车4s店一应俱全,丝毫不亚于江苏南京、浙江杭州等二线城市。

  做为一个拥有“百万级人口”的中型城市,张家港内部的经济差异依然巨大。在“豪车遍地”的核心城区以外,农村地区的汽车消费属于刚需,同时也拥有巨大的消费升级空间。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相比起县城,乐余镇街道上的车辆则显得“五花八门”,不仅有朗逸、科鲁兹、五菱宏光等常见“家轿”和微型面包车,还有不少价格极端低廉,甚至在法律层面上几近于“违法”的低速电动车。

  距离乐余镇8公里的锦丰镇经济非常发达,镇内甚至设立有星巴克的网点。而在星巴克网点的门口,一辆辆低速电动车高速驶过。整个地区的经济差异可见一斑。

  记者的一位亲戚表示,“村里面公交车很少,大过年的想要走亲访友,没车不行,即使是一辆低速电动车,也总比没车好。”

  “我们都知道低速电动车不安全,但普通汽车对于我们来说压力还是很大的。”另外一位受访者无奈的指出了这点。

  那么,面对汽车下乡的喜讯,当地居民又有什么看法?“首先要便宜,贵的也买不起”。在访谈中,记者的多位亲友均表示了对于价格的极度敏感性。

  因此,从采访的结构来看,影响当地居民购车的首要因素是购车价格,绝大部分受众的上限均在10万元左右,其次则是空间和维护的便利性与成本。城市购车者所关心的机械素质(马力、操控性)几乎不在这些消费者的考虑范围内。

  记者注意到,市面上主流的10万左右的乘用车,排量基本符合此次“汽车下乡”所规定的“1.6升”之内。但是由于车辆购置税减半的优惠政策已经结束,而发改委新一轮的具体措施尚未落地。参与的厂商需要先拿出足够的“真金白银”刺激农村消费者的购买。

  2月13日,长安欧尚宣布旗下4款车型全面参与“汽车下乡”,可以享受最低3000元,最高22000元的厂家补贴。

  同时一汽大众也表示,旗下捷达、宝来、全新一代宝来、蔚领的购买者也将享受金融优惠和报废补贴。

  业内认为,一汽大众和长安欧尚只是开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车企加入汽车下乡的行列,全面激活农村市场。

  一位上汽大通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上汽大通的V80、G50以及2019年很快就会上市的新车,符合这次政策覆盖的购车范围;同时,上汽大通仍会继续生产制造品质可靠的车型,与国家政策呼应,供消费者挑选和购买。”

  上述人士对这次政策持积极态度,他指出,“汽车下乡”对汽车行业是利好,农村购车补贴会刺激需求增加,将拉高整个汽车行业在2019年的增长率。